被调教的班花夏思涵

被调教的班花夏思涵

夫脾最恶湿,必得肾火以燥之,则汗泥之土,始成膏壤,水入脾中,散精而无留伏之害,惟肾火衰微,不能生脾土,而脾土愈湿,土湿自易成痰,又加天地之水气,两相感召,则湿以添湿,痰更添痰矣。将前药在病患房中煎之,彼闻气而疾遁矣,何敢作祟乎。

一剂笑可止,二剂笑全止,三此方泻心包之火,仍是安心君之药。十剂虽闻妇女之声亦止而不流矣,更服二十剂全愈。

治法消心中之虫气,不若仍消肾中之虫气出。 实火可泻,虚火宜补。

其从前情景,断不遗亡,不似凉水之解,如醉如痴也。二剂而喘少平,四剂而嗽少止,连服二十剂声出矣。

邪汗能亡阳,正汗反能益阳耳,所以二剂而收全功也。夫命门虽是先天之火气,而后天功用实可重培。

然方中虽是治阴,未常非治阳之药,所以能入于阴之中,又能出乎阴之外,而阴邪阳邪两有以消之也。盖此疟原是内伤于阴,邪乘阴虚而入之。

Leave a Reply